<acronym id="0uqi0"><small id="0uqi0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0uqi0"><center id="0uqi0"></center></acronym>
<pre id='eccbcf'><blockquote id='eccbcf'><acronym id='eccbcf'><i id='eccbcf'><dfn id='eccbcf'><thead id='eccbcf'><button id='eccbcf'><bdo id='eccbcf'></bdo></button></thead></dfn></i></acronym></blockquote></pre>

<

    <
    <
      <<big id='eccbcf'><span id='eccbcf'><thead id='eccbcf'><u id='eccbcf'><dl id='eccbcf'></dl><center id='eccbcf'></center></u></thead></span></big>
      <

        <dir id='eccbcf'></dir>

      <
    1. 豬價再次暴漲的可能性極大?為何家庭豬場很危險?! xinggan美女圖片

      2019-04-04 13:30:45   第一財經 瀏覽量:281
      中國生豬產業也由此出現前所未有大變局:由于生豬產能銳減,倒逼國家政策調整,以提振產能;之前由環保因素催生的“南豬北養西進”格局也開始受到挑戰。
       
        生豬跨省禁運加劇產銷區價差
       
        去年8月非洲豬瘟疫情發生初期,為防止疫情進一步擴散,農業主管部門緊急出臺生豬跨省禁運政策,此后豬價開始出現區域分化。
       
        2018年10月-2019年1月期間,產銷區之間價差達到了峰值。四川、浙江與產區黑龍江、遼寧價差在8-12元/公斤。1月中旬達到峰值。
       
        布瑞克農信集團研究總監林國發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,產銷區產生極大價差,反映受疫情因素影響,產區生豬無法調運,養殖戶恐慌拋售,而銷區無法到充足豬源。然而,1月中旬,產銷區價差快速收窄,意味著產區長時間的補欄不足和大豬的持續出欄,可供出售的大豬數量銳減,而年后遼寧、黑龍江、河南豬價上漲幅度明顯大于產區,充分表明了產區產能的銳減。
       
        農業農村部數據顯示,今年2月,我國生豬存欄環比降5.4%,同比降16.6%;全國能繁母豬存欄同比下降19.1%,環比下降5%。不僅環比降幅較1月擴大,同比降幅更為近10年來最大。
       
        林國發稱,根據數據判斷,3月份,華北地區生豬存欄下降30%以上,東北存欄下降40%左右,南方兩廣地區存欄下降超過25%。再加上2月下旬豬價格2~3周時間翻倍上漲,充分表明母豬存欄不足。在不考慮后期疫情進一步發展的情況下,預計今年5-7月為生豬供應缺口最大的時期,豬價再次暴漲的可能性極大。
       
        生豬產能的銳減,倒逼國家政策調整,以提振產能。日前農業農村部下發的《關于穩定生豬生產保障市場供給的意見》提到,及時足額發放撲殺補助。
       
        多位業內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說,對于養豬人來說,如果撲殺補助能夠及時足額發放,雖然會損失一點,但也有上報動力。但現實中很多人不想也不敢上報,其背后有兩個原因,一是上報就要及時撲殺補助,這造成地方財政壓力太大;二是地方報得多,證明主管領導的失職,領導是要負責任。
       
      豬價再次暴漲的可能性極大?為何這時家庭豬場很危險?!
       
        此外,由于生豬養殖需要大量資金周轉,華北、東北地區大量養殖場自疫情爆發以來,豬價持續下跌,且疫情管控因素,生豬不能正常出欄,現金流進度緊張,甚至部分養殖戶出現破產情況。然而,銀行盲目停貸限貸,加劇養殖場現金流,加重生豬恢復難度。
       
        林國發稱,如果屠宰企業破產,導致本地區豬肉供應緊張,需要從地區調入或者私宰情況增加,增加了豬肉安全性風險。他建議,政府及銀行應該根據養殖場或屠宰企業情況,做好相應評估,確實因疫情風險導致現金流緊張,可適當延后還貸情況,并做好相應的恢復生產資金貸款。另外,也可考慮建立區域疫情風險防控基金,幫助地區緩解因疫情導致企業現金流緊張的情況。
       
        此外,可以統籌利用生豬調出大縣獎勵等政策資金,補貼扶持本地區的種豬和規模養殖場,支持本地區規模養殖場的產能恢復。
       
        “南豬北養西進”格局受到挑戰
       
        這場長期的防豬瘟戰疫背后,全國養豬業也順勢“脫胎換骨”、轉型升級。
       
        首先,非洲豬瘟來襲使得很多豬場尤其是資金有限、技術有限的中小規模豬場及家庭場面臨著極大考驗。
       
        廣西揚翔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施亮稱,兩方面問題比較突出,一方面無生物安全意識,存在僥幸心理;另一方面,缺乏結構化的防非系統,豬場環境受限。
       
        他說,受疫情影響,集團化養殖企業成長空間會更大。非瘟沒有發生之前,規?;B殖場在國內占比達到30%~40%,但疫情將會提高行業準入門檻,倒逼生物安全防控等級不高的中小規模豬場退出,規?;B殖場占比將會提升至50%~60%。
       
        不過參考美國情況,雖然規模養殖是美國豬肉的主要供應模式,但家庭養殖場也是重要補充之一。業內認為,在合理引導小農戶穩步擴大規模的同時,應該根據實際情況,對養殖場建設做相應要求,大幅減少或者杜絕生豬養殖過程噪音、固液態污染物誰本地區水源及環境污染。
       
        飼料產業也將迎來改革。施亮稱,在非洲豬瘟常態化的背景之下,飼料生產需要做到絕對安全,未來飼料產業著眼于防非,“一場一廠(飼料廠)”將更為有效。
       
        受影響的還有運輸業。此前嚴禁疫區生豬調運政策對行業造成了巨大影響,此后上述《意見》也采取一系列緩解舉措,予以調整。業人內士認為,受本次疫情影響,流通領域主導權將更多向屠宰場傾斜,肉類冷鏈物流也將迎來一次難得的發展機遇。
       
        更值得關注的是,考慮到疫情防控的長期性、生豬產能受到影響的情況,此前由環保因素催生的“南豬北養西進”格局,開始受到挑戰。
       
        前述《意見》強調,調整優化生豬產業布局。生豬自給率低的銷區要根據當地情況,積極擴大生豬生產,合理規劃布局,逐步提高生豬自給率。因環境容量等客觀條件限制,確實無法滿足自給率要求的省份,要主動對接周邊省份,合作建立養殖基地,提升就近保供能力。
       
        再比如,科學規劃屠宰產業布局;支持生豬養殖企業集團在省域或區域化管理范圍內全產業鏈發展。
       
        在林國發看來,過去幾年華南、華東地區大量清退養殖場,導致疫情爆發后區域間生豬供應極度失衡。區域要環境、要發展,但也要吃豬肉,合理統籌本地區環境和生豬養殖,比簡單一刀切、一禁了之更實際得多,主要是要做好養殖場的合理規劃。另外,重點生豬養殖地區加快發展,并配套相應的屠宰、倉儲冷鏈,與主銷區做好對接,進行定向供應。
      您看到此篇文章時的感受是:

      我有話說:

      驗證碼: 聯系方式: 可不填!
      文明上網 理性評論

      網友評論:

      广东十分开奖